Tuesday, December 05, 2006

假面

總是很想回到從前。
不見得是無憂無慮,
但可以認真看雲的那段日子。

我坐著往陽明山的校車,一如往常的遲到,
透過頭頂的樹葉看到光、看到我喜歡的雲,
想著很多人事物,很平靜很平靜。

我很珍惜這樣的日子,覺得自己特別不一樣,
對未來有無限憧憬,以自己的姿態過生活。
會哭會笑,不會隱藏。

此時的我,心裡多了很多事
討厭一些擺濫的人,卻要考慮大局,虛以委蛇
很噁心,但每個人都是一樣的,假面,社會化。獸性。
多麼希望不要成為其中的一員!
多麼希望回到蹦蹦跳跳的自己!
多麼希望能救回我原有的世界!

很想大聲喊痛,像麻痺了一世紀
不被了解的孤獨,在夜深人靜

成為秘密,不需要公開的秘密。

2 comments:

QQ ting said...

我喜歡你的文章耶...
很貼近我的想法..^^

sosyuntokito said...

所謂的成長不就是如此一回事嗎?

還有

面具這個東西
不論別人是看到哪一種臉孔

自己戴上時
面具裡面的模一定都是是依照自己的臉型來塑


我喜歡麻斃一世紀這句話

真是長命百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