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26, 2006

黑洞

不是不能感受到你的失望。
不是不知道你對我的期待。
然而,
我選擇正常的完成我的工作,我的責任,
我只能這樣對抗夜裡與自己的對話。
然後繼續白天的週而復始的另一個人。
那個不懂痛苦的人。

我選擇早早睡,想辦法不給自己太多思考
因為我找不到我的翅膀,
所以這是我唯一的武裝。

現在的我是廢的,什麼都寫不出來。

很孤單,但是還不夠,
最好把我關起來…

失去言語的能力。
不能吶喊。

1 comment:

水瓶貓 said...

唉~我今天是屬於一個腦殘狀態= =